久祎

最有魅力的不过人的个性。

主号史圈,龟速更新。
子博楼诚。

吐槽,合集和从前主页设置上的链接有什么不一样吗...

520粉点个文吧,我争取在明年过年前写了...

写过的cp都能点,最好带梗

也可以指定一个坑让我填(。)

我评论区里挑三个,不占tag了,看到随缘,没人点我就偷偷删掉了(。)

做了一个沙雕长条,黑遍全三国
P.s.我当年13年扭三入坑,看了一堆玄亮(主要)和曹荀的雷文。灵感来自 @重湖清葭_
再p.s.鲁肃榻上策那条纯属玩梗

问卷一份

谢谢 @张紫芝。 的邀请,我超级惶恐的……

 

01.笔名(如果可以的话,请简述他的由来) 

久祎。

当时是开乐乎账号的时候随手一取,主要是在这个“祎”字,我本名里就有这个字,意为美好。然后就经常用了,有时候还用“长宁久祎”,就是求一个长长久久安宁美满。

 

02.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?在那之后,引发你「想继续写下去」的动机是什麼?

四年级上贴吧,发现了还有同人这种操作……捂脸,真的很久远。

我一直都是写同人的,无论从当时还是现在,最主要的动机都是对原作的爱,有很多关于人物的想法想要倾诉,因为这个想法别人没提过,或者...

[刘白友情向]痛快

Warnning:考前的胡言乱语。元白刘柳不是过去时,刘白也不是现在时。


白居易第一次真正遇见刘禹锡,是宝历二年。一人自苏州,一人自和州,同返洛阳,巧在扬州相遇。虽说是初逢,可两人早已神交许久,运河上的两船当即并做一船,菜是点缀,酒最要备齐,纸墨自然也随时伺候着。白居易给人满上一杯又一杯,但其实他高度近视,倒的酒有一半要都要倒错地方,于是桌上酒水淋淋的一片,刘禹锡就大笑,乐天这是要把运河都倒满酒了。


话说一半,酒已喝满。男人之间建立友谊是很简单的,不过一碰杯,一仰头,事后吐到一起,就结成了兄弟。其实白居易也不想只把友谊建立在酒...

[玄亮]如何与中年危机斗争

warning:先主第一人称,各种穿越吐槽


我听说这帮士人都爱弄点文雅的,摆点架子什么的。算上这次我都来三回了,再见不着——我就再来几次呗。


不是不是,我真没什么受虐倾向,我要是真忙,才不来见他呢,这不是在荆州呆得都快闲出毛病了,上个厕所一看,不得了,之前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,这一在荆州安顿下来,人近五十都髀里肉生了,再多吃几年怕是马都上不去了。唉,这人呐就是不能不折腾,一安逸,心气儿没了,完蛋了。无怪景升兄当年能以一书生之身平定荆州三十六郡,现在荆州大米吃多了,人都吃成大米了,再叫他打个仗,费劲!


所以我得多跑几趟隆中,见...

随手一搜……哎呀不要公开说啦(ntm)

当时丛畔唯思我,今日阑前只忆君。
忆君不见坐销落,日西风起红纷纷。

[刘柳]最冷一天

Warning:衡阳别。BGM如题


年方伯玉早,恨比四愁多。


“走吧。”


诗吟罢,终于到了岸边。


两人驻足,他们面前是涌动不息的湘江水,夕阳余晖在江面泛起粼粼波光,正载着无数的舟船,向着远方不停流去。


说话的那人长长地叹了口气,他面色苍白,猎猎江风吹鼓了他的袖袍,露出袖管下一节青白干瘦的手腕。站在他身边的人愣愣地凝视着他瘦削的肩膀,未及答话,心中忽然升腾起古怪乃至荒唐的担心——子厚真的不会被风卷走吗?


他回过头来,见人仍不动,便再次重复着刚才的话:“走吧,...

[双荀]雒阳与长安(一)

雒阳(一)


永汉元年的雒阳城风雨飘摇。


荀攸不疾不徐地走在禁中的道上,猎猎晚风吹鼓了他的袖袍,他竭力抿紧了唇线,仍旧平视着前方,眸中清明如镜。那时的他还未曾如后来那般真正的波澜不惊,但天性里那份谨慎沉静,也足够使他在这满城风雨洛阳城里悄然占据一隅。


走过几道宫门后,他顿住身形,转身,眯起眼凝望了一晌斑斑驳驳的青琐门,紧抿的唇线又换了一个弧度,嘴角甚至是抖了抖,眼中流露出一丝叹惋之情。


然而仅仅是一瞬后,他便低了头,规规矩矩地俯身长拜,合拢的长袖掩去了那份痛惜。


黄门侍郎,毎...

咏怀  白居易
自从委顺任浮沉,渐觉年多功用深。
面上灭除忧喜色,胸中消尽是非心。
妻儿不问唯耽酒,冠带皆慵只抱琴。
长笑灵均不知命,江蓠丛畔苦悲吟。

心中着实一痛。

[元白]天上掉下个白郎君

*性转!

*性转!!

*性转!!!不接受不要点开!

*没有常识,架空朝代

*不知道会不会有续


白家父母命苦哇,一生就留下俩败家女儿,老大白乐天二十郎当岁还死活不嫁人,介绍了无数个门当户对的公子们,结果不但对诗能把人家对趴下,喝酒也把人家喝趴下,就差掰个手腕试一试了。


于是白千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,男人没意思,还不如我去平康坊找小妹妹。


众所周知,白乐天有三个爱好,那就是抽烟喝酒烫头……不是!是写诗喝酒泡妞。总结起来,就是白乐天特别爱女扮男装,骑着马一路潇洒来到平康坊,和妹子们喝酒,为妹子们写诗。...


[曹荀]词不达意

“我还是不太明白您为什么要进爵国公。”

“孤也不明白卿为何不允。”

荀彧不说话,忽然双手撑案倾身逼过去,距离近到几乎贴到额头。但这般亲密并无带来丝毫温存,他脊梁笔挺,唇线紧绷,眸中冷冽如冰。

曹操未被逼退,仍微微抬眼看着眼前的人,言语中隐有怒气:“你想说孤僭越?”

“丞相以为呢?”口气冷硬。

曹操最喜欢也最讨厌他这个样子,明明平时温润谦和的君子突然剑拔弩张,浑身的寒意都在往外溢,每句话都带着宁为玉碎的自我和倔强,却并无浅薄的偏见包含在内,正气凛然得让人无地自容。

但曹操只是生气,“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?”

“自我卸任尚书令以来——不,自董公仁与我说称公之事以来,我便不知该用何种面...

进各种圈子都会遇到爱了很多年的老粉,每次看他们这些年来记录的点点滴滴都觉得恍惚又感慨。执着地喜欢一个人好多好多年是件多幸福的事啊。(可能我这个月瓶是体会不到了

他算不上明亮的人,没有厚重的温暖,不具备超脱的心灵。
但我就喜欢他挣扎在红尘里的样子,拥抱阳光也拥抱风雨。见事风生,犀利锋锐;用情至深,执迷不悟。生动得让人心动。
就是喜欢这么一个俗人。

我突然开了诗人胖球圈的脑洞……但真心讲竞技体育,这些诗人就凭心态都打不到世界顶尖,估计只能是陪练、二队或者是省队。真是一队的都是那些正儿八经翻云覆雨的政治人物……诶这样的世界观好像也蛮不错……大家都想打到一队打到主力但是打不上去。
微之的技术特点应该是特长突出缺点也突出的那种。快攻为主,暴力美学,球风凌厉炫酷,天赋极高。但心态不好,想赢又怕输,状态成谜,谁都敢赢谁都敢输,输球就哭(。)偏偏又很执着很坚韧很悲壮。
乐天嘛技术不算最好,但比较平均。偷懒的常青树打法,时常打神球,一个左手将。想赢欲望曾经有,曾经打到过一队,碰巧签运又好,于是牛逼过一阵……后来心态不够坚决比赛被翻盘无数次就刷下来了。因为左...

诈尸随便说两句,突然想元白性转一定特别带感,一定是两位明亮得像桃花一样的妹子。
乐天是温和风趣的美女,丰腴有致,永远笑眼弯弯慵懒闲适,风流却也理智,标准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。
而微之呢,乍一看冷峻锋利,你以为她会是蛇蝎美人,其实她感性而迷糊,天真且纯粹,矫情又固执,是一个美艳与清纯的奇妙结合体。情史总被批水性杨花,可是每次她也很受伤呀,开始得轰轰烈烈然而又莫名逃避最后搞得乱七八糟。
好吧我就是想吐槽一下两人的感情生活……顺便臆想微之一边埋乐天酥胸一边哭唧唧(x)

[元白]何足道哉

用一块没逻辑的甜饼,祝一句迟到的元旦快乐……


正文:

两人抵足而眠,深夜无灯,月光沿窗倾泻满屋。

“其实我早就知道你。离离原上草,出名要趁早。是不是啊?”

白居易笑出声:“那你是不是早就暗恋我?”

“哪有啊,有的是女孩子喜欢我好吗?”元稹白他一眼。

“是谁在见我第二天就拉着我喝得烂醉,跟我傻笑着就表白啦?”

“这是因为——”元稹忽然停住,怒而拿脚踢了一下提问的人,“空手套情话啊?美得你!”

白居易笑到岔气,背过身去捂着肚子直捶床板,元稹揪着被子:“你问点正经的!多少年了,老记得那事儿干吗?”

“好好好,我又错了。”白居易好容易才收住了笑,想了会儿才道:“那……你从兴元回来...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[元白]一件破事(一)

乱起名。我说是糖,就是糖。

大概元旦或者放假后会往后填。


正文:


长安城中细雨绵绵,春景无限,一派安和景象。官道两侧绿树荫浓,偶有燕雀穿梭其间,几道剪影眨眼间便掠过。白居易却无心欣赏,任由一片红红绿绿的美好囫囵过眼,一路闷着头就到了家。

他站在檐下褪了一身官服,因沾雨而变得沉重的衣料一离开肩膀,他便飞快缩回了胳膊,又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,生怕再碰到那衣服似的。他闭上眼长长地吐了口气,仆役递来的水也被摇头推开,抬腿就往屋里走。

想起今天朝堂上控诉元稹的状子,和圣上震怒的神情,他还是止不住地胆颤。这绝不是真的。他想。可是元稹为何还不回来呢?按日子算,也该到了啊。...


[蔺靖]天涯路远

warning:很短很短很短,无聊,无剧情,假装是个分析。

梅长苏先前和他打趣,说景琰你人老实,待会儿见到蔺晨可别吓一跳,这人不正经的很云云。他倒是不以为然。小殊的性子惯爱打趣别人,还叫人家蒙古大夫,亏得那人还给这不省心的治病——再者说,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见到他萧景琰还敢开玩笑?

只是今日见了么,眉头确实是要挑一挑的。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。

那厮立在廊下,懒于束起的长发散在肩背上,折扇揽怀,白衣长袍,好风流。

描述中很不正经的蔺少阁主把折扇收到袖子里,眉目疏朗含笑,大中午头的脸上还有点慵懒的意味。然而到底还是规规矩矩地行了礼。

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。萧景琰想。哪儿不一样呢?

说正经不正经...

简陋的总结

冬至快乐~身在医院无所事事,跟风求个印象嘿嘿嘿~

今年可以说是爬墙的一年……在中唐这一块收获了不少大家的爱意,超开心~三国也还在继续爬着~

也有一些没有发到主页上的兴趣,比如楼诚、胖球队、港乐、占星和心理学w

写作上感觉文笔没有丝毫精进,产出也并不是很多(。)但每篇文都在努力地想表达它的思想,尤其爱叨叨人物……于是今年写了很多分析文,都是些感慨和浅见,收到很多小红心和小蓝手真是惶恐……w

总之谢谢大家今年的陪伴( ̄∀ ̄)!说说对lo主的印象吧~

柳色依然在——以柳易播与柳宗元的思想变化

种柳戏题  柳宗元

柳州柳刺史,种柳柳江边。谈笑为故事,推移成昔年。

垂阴当覆地,耸干会参天。好作思人树,惭无惠化传。


这首五律看得我真的好感慨。“柳州柳刺史,种柳柳江边”,向来严肃脸的子厚,冷不丁拿名字梗幽默一下,这反差萌真是让人措手不及哈哈哈……

只是越往后写,戏谑的味道就越淡了。他到底还是一个严肃的摩羯座呀。

在这首诗里,尽管有一丝期待和惆怅,但总体还是可以感觉到他心情的宁静:尽管想做参天茂密的柳树,想你们能够记住我,但我委实也没有什么功绩,所以你们能否记住我,我并不强求,这件事,终将在以后成为过去的一个普通的故事;这一天,也不...

不详的预感

突然发现微之去世的前几年,乐天找梦得游山玩水过一阵……

乐天:我和你讲……微之他一直不听我的,唉,心塞,我不就是想谈个恋爱吗……

梦得:没事,子厚也一直没听过我的。

乐天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为什么我有一种,不详的预感……

ry(。)

一份曹操的星盘分析

好久都不碰星盘了,昨天被 @柏风 姑娘撩到了,鸡血一下午终于搞出来了这个东西,都是我对曹老板浓浓的爱啊……

不会推运,只是很粗略的本命盘性格分析,欢迎讨论!


正文:

首先半球侧重在上半部分,说明老板他整个生命需要融入社会,暴露在公众的视野里。群星集中在东南,说明他是自己命运的主宰者。

老板的盘中有两个很重要的星座,即巨蟹和狮子,配置是日火金巨蟹+月水狮子,均在10宫。上升点在天秤。这个搭配使他看起来坦率开朗,平易近人。巨蟹的羞涩腼腆的部分被抹去不少,升秤看起来总是蛮和气的,不过注意不要真的惹急了他,否则你会很惨的。月狮使他自尊心很强,刑了冥王的水狮使他的思维更加...

心境不同就是不一样啊

元稹被闹得罢相的那一阵,白居易自觉地请求出任杭州刺史。

感觉白居易都放弃了,反正朝政这么辣鸡,我不如本本分分去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当个官算了。元稹是……不我就拼了我这条命!

两人再次相遇,对比如下:

《元微之除浙东观察使喜得杭越邻州先增长句》白居易

稽山镜水欢游地,犀带金章荣贵身。

官职比君虽校小,封疆与我且为邻。

郡楼对玩千峰月,江界平分两岸春。

杭越风光诗酒主,相看更合与何人。

《酬乐天喜邻郡》元稹

蹇驴瘦马尘中伴,紫绶朱衣梦里身。

符竹偶因成对岸,文章虚被配为邻。

湖翻白浪常看雪,火照红妆不待春。

老大那能更争竞,任君投募醉乡人。

一个是纯粹高兴快慰于挚友重逢(顺...

[元白]【知乎体】生离和死别哪一个更痛苦?

生离和死别哪一个更痛苦?

3评论  分享

78个回答


香山居士,知我者以为诗仙,不知我者,以为诗魔。

3897个赞同

曾经我也认为生离最痛苦。平生故人,去我万里;进不得相和,退不能相忘,是何等煎熬之事。但世事难免难料,人不过为沧海一粟,当年我和微之就分别过数次,最痛苦的便是他被贬通州时。

我初到浔阳,熊孺登便给我带来他病重的消息,还有他的一首诗。那首诗想必你们都读过,我就不再提了……也不敢再重提。不止是这些,他还把他的文章都整理来给我,言下竟有托付遗稿之意。当时我脑中几乎空白一片,从未有过地惧怕死亡。

之后我不断地给他写信,然而...

【元白】此是千秋第一秋——闲话乐天写给微之的挽歌

啊又被虐了一遍……真的是被巨大的悲伤击中。

乐天这三首挽歌,读起来像是还未从接到讣告的巨大打击中走出来,精神完全还没有做出完整的反应,几乎不知怎样能充分圆满地表达自己的感情,只是在抽离的状态下描述这个事情。

你看,他竟然走了……走了?然后才恍恍惚惚地意识到,从今开始,千秋万代,竟然再也没有你了。

整组挽歌都是在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——琴书剑佩谁收拾,三岁遗孤新学行。

薤露北辰:

昨天在图书馆看书看到这个,原作是在说凶礼,认为挽歌和悼诗的用途不同,反驳拿这三首挽歌感情不够深说事认为元白有隙的论点。
我不是认为这种说法没道理,我只是认为,这三首挽歌,表达的感情实际上是非常深的。要说的话...

燃神阿Lam

“只要你是有耳朵  我便会令你疯魔”

1 2 3 4 ————
©久祎 | Powered by LOFTER